江苏:产学研合作助经济发展“三级跳”

发布者:高光珍发布时间:2018-09-10浏览次数:31

产学研合作,让原本与江苏基层企业“八竿子打不着”的科技人员,成为粘合校地校企的“双面胶”、汇聚创新资源的“情报网”、助推产业转型升级的“加速器”。

改革开放40年 区域力量

从常州市区到常熟海虞镇,单程不足100公里。但是常州大学科技处副处长李克林在常熟挂职一年,来回行程已达2.5万公里。他在高校与地方之间穿针引线,一年组织对接活动30多次,邀请专家教授100余人次去常熟服务企业。

前不久,双方的产学研合作终于喜结连理,常州大学与常熟签署了《全面合作协议书》,常州大学国家级技术转移中心的分中心也落户常熟。

改革开放40年来,像李克林这样为企业服务的科技人员数不胜数。

“江苏40年来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上世纪80年代,以发展乡镇企业为标志,打下工业化基础,实现了由‘农’到‘工’的转型;第二个阶段是上世纪90年代,借浦东开发的机遇,大力发展开放型经济,实现由‘内’向‘外’的转型;现在,江苏正在进行由经济大省到经济强省的第三次转型。”江苏省科技厅厅长王秦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在此背景下,产学研合作也经历了从改革开放初期的“星期日工程师”,到上世纪90年代的“科技项目合作”“共建研发平台”,再到现阶段“全面战略合作”和共建重大联合创新载体的升级,有力促进了江苏创新资源集聚和产业转型。

“星期日工程师”让企业尝尽甜头

如今,从上海驱车沿着高速公路到紧邻的江苏吴江,不过半个钟头而已,一天跑两个来回都挺方便。

而在40年前,上海的“星期日工程师”到吴江去,要么在周六下午搭上慢吞吞的长途车,要么到十六铺客运码头,坐一夜的船,穿越密布的水网到达吴江的乡镇。那里,有着极度渴望他们星期日能来提供帮助的简陋小厂。

现在是私营企业老总的潘国明1982年时正担任吴江菀坪缝纫机零件厂厂长。“我们厂原来是公社的碾米厂,看准了缝纫机市场好,就转成缝纫机厂了,但是技术、设备和市场销售都不在行。好在有熟人搭桥,请来了上海师傅。他们带技术资料过来,帮我们把关零件生产的工艺流程和工艺标准,每个师傅都有专长,都是一把好手。”潘国明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当时从上海来帮忙的每一位工程师的名字。

当时江苏新兴的乡镇企业人才短缺,苏、锡、常地区因而尝尽了上海“星期日工程师”的甜头,成为上海智力及技术技能资源的强辐射区。1988年《瞭望》报道称,上海“星期日工程师”人群在鼎盛时期估计有两万余人。

据统计,苏南乡镇企业最早发源地的无锡,仅1984年就从上海请来了800多名“星期日工程师”。每逢周末,这些人就从上海赶到无锡的各个乡镇企业,为企业培训工人,指导生产、提供市场信息,有的“星期日工程师”还自己动手,为企业改进设计、改造设备,许多上海“星期日工程师”的技术创新成果被移植到苏南乡镇企业的生产过程中。

当时这种偷偷摸摸、半遮半掩中进行的活动实际是产学研合作的早期阶段,虽是小打小闹,却有力地促进了乡镇企业的蓬勃发展。随着“星期日工程师”队伍不断壮大,发挥的作用日益凸显,他们也从幕后走向前台。

“三权”下放加速科技项目落地

 1988年1月,国务院发文,“允许科技干部兼职”。科研人员到企业开展产学研合作不再偷偷摸摸。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期,江苏成为制造业基地,企业转型发展需求迫切,对人才更是求贤若渴。校企合作开发新产品、共建研发平台蔚然成风。

然而,成果转化收益权问题逐渐显露,成为科技人员的后顾之忧。上世纪90年代初,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姓资姓社”曾引起一场大讨论,最终小平同志的南巡讲话让大家吃了定心丸。多年后,科研人员的发明专利“姓公姓私”的问题同样也引起一番热议。

2009年,南京被批准为全国首个科技体制综合改革试点,率先突破政策“天花板”,用政策文件明确:“高校、科研院所采用份制形式实施科技成果转化的,可将科技成果形成股权的一部分奖励给科技成果完成人,比例最高不超过70%。”

近年来,江苏又出台“创新40条政策”等文件,为下放科技成果使用权、处置权和收益权,提高科技人员科技成果转化收益比例,完善科技成果转化体系,为科技成果转化提供良好条件和营造良好环境。

“创新不是管出来的,而是放出来的。”王秦说,近年来,江苏在成功组织重大科技成果转化专项资金的基础上,围绕进一步打通科技成果转化的通道,主要采取三方面措施:即出台新政策、探索新机制、搭建新平台。通过进一步深挖科教资源,培育科技产业和企业,强化技术创新,江苏打造出一条充满活力、更具竞争力、可复制可推广的创新生态链。

秦经刚,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为助力企业提档升级,他来到江苏宝胜科技创新股份有限公司担任副总工程师,由他带领团队开发的低温超导电缆产品销售额达966万元。

像秦经刚这样活跃在江苏创新战线上的科研人员,远不止秦经刚一个。这正是制度创新结出的硕果。

共建创新载体促新兴产业崛起

去年8月,《自然》杂志的一篇《中国启动脑成像工厂》报道,使得一家刚刚组建的脑科学研究所成为全球科学界关注的焦点。华中科技大学副校长骆清铭以江苏省产业技术研究院项目经理的全新身份,领衔的脑空间信息技术研究所落户苏州并与省市签订共建协议。

2017年,江苏举办大院大所合作对接会,标志着江苏产学研合作进入新阶段:国内外大院大所与江苏携手共建创新载体,转移转化重大科技成果,联合攻克前沿共性关键技术,共同培养高层次创新团队。

目前,江苏已经与所有“985”高校和中科院应用类研究所全面合作,共建各类产学研合作创新平台与载体4000多个、“校企联盟”11800多个,每年实施产学研合作项目超过20000项,有80000多名专家教授常年活跃在创新创业一线,有1166名专家教授受聘企业兼任“科技副总”,1341名企业技术人员到省内89所高校任产业教授,成为企业与高校间的桥梁,让成果转化更顺畅。

“十年前,苏州决定发展纳米技术产业时,也有些人不太理解,将纳米技术产业提到如此高度的少之又少。”苏州市科技局局长张东驰说,早在2006年,中国科学院、江苏省政府、苏州市政府着手共建中国科学院苏州纳米技术与纳米仿生研究所,前瞻性的眼光加上“十年磨一剑”的耐心,成就了苏州工业园纳米产业的集聚发展。目前,全世界共有8个纳米产业区域,苏州便是其中之一。

放眼全省,以常州石墨烯、泰州生物医药、南京未来网络通信等为代表,通过产学研合作,江苏已崛起一批战略产业新标杆。2016年,科技创新在江苏发展中发挥重要支撑、引领作用:高新技术企业超过1.1万家,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规上工业的比重达41.5%,科技进步贡献率达61%。

据国家技术预测调查显示,我国15.1%的领跑技术分布在江苏。依托产学研共同体,江苏在纳米、超级计算、生命科学、太阳能光伏、物联网等领域,已有一批重大技术和战略产品居国际前沿。

(来源:科技日报作者:技联在线)